非常因素擾動全球,大宗如何管好“錢”?

2022-03-17 09:21
在2022年第一季度里,尤其是二月底以來,國際大宗商品市場波動劇烈,甚至出現極端行情,各類大宗商品價格普遍走出了一條波瀾壯闊之路。


01.jpg
三月以來,倫敦布倫特原油價格觸及近十四年高位,歐洲天然氣期貨價格升至歷史最高水平。有色的行情更是讓人“看不懂”LME鎳價3月7日~8日一天暴漲近2.5倍,當日創下史無前例的10萬美元記錄,甚至逼得LME不得不“拔網線”——暫停鎳交易。3月16日恢復交易后的鎳雖然一度跌停到停牌,3月17日同樣開盤跌停,但比起年初依然漲幅巨大,著實上演了一出“妖鎳”行情。除了鎳和油氣,其他有色品種雖然沒有表現得這么波濤洶涌,但也多有上漲,“銅博士”更是一度創下新高;此外,黃金、農產品等大宗商品價格最近也大幅上漲。
1.jpg
3月7日到17日開盤的“妖鎳”行情
(來源:新浪財經)
價格飛漲至3月15日左右,部分商品出現大幅回落現象,但依然保持高位震蕩。那么這一輪大宗的劇烈波動,背后有何邏輯支撐呢?這可以從短期和中長期兩個角度分析。
02.jpg
從短期來看,近期市場最大的“黑天鵝”莫過于俄烏局勢。其帶來的對未來悲觀預期,導致市場的恐慌情緒蔓延,漲幅之冠的鎳,便可以說是恐慌情緒的最大“受害者”,其他有色的大漲,也與之牽連甚密。
2021年,俄羅斯鎳礦產出占全球鎳礦產出比例約9.3%,俄鎳產量占全球精煉鎳產量的比例甚至超過23%。受近期局勢影響,一旦俄鎳因遭受制裁不能正常運輸,對全球鎳供應鏈的影響可想而知。不過一天2.5倍的“妖鎳”行情,則涉及到過度投機帶來的逼倉。
111.png
短期的恐慌情緒只是推手,大宗價格主要決定因素還是基本面,依然以鎳為例:由于全球電池需求的暴漲,全球鎳庫存下降至歷史低位水平,再疊加局勢動蕩帶來的恐慌情緒,全球鎳價的大漲也就不足為奇了。再來看銅,在海內外多重利好提振下,銅需求量未來或將進一步上升。但目前全球銅庫存與庫存消費比均在歷史低位,因此供應壓力將對銅價形成支撐。與此同時,全球通脹持續高企,也給本已火熱的大宗市場添了一把柴。
但大宗商品所遇到的阻力也不容忽視,并且這些阻力的作用正在顯露出苗頭:首先,俄烏局勢一旦放緩,將減緩市場對于供應的擔憂進而抑制大宗價格;其次,雖然全球正在逐步放開人員流動,但疫情并未結束,其短期復發帶來的封鎖對大宗需求將會產生不利影響;第三,如果通脹持續高企,將使得全球加息速度上升,在一定程度上抑制經濟增速,進而對大宗價格起到抑制作用。
圖片03.jpg
大宗價格劇烈波動對經濟的影響不可小視。目前國內疫情已經出現了反復的苗頭,經濟“穩增長”遭遇空前壓力,一旦上游大宗價格長期處于高位,對中下游的“虹吸效應”會導致本已承受經濟放緩的各行各業遭遇更大壓力。
首先,上游大宗原材料的上漲,必然導致中下游行業成本的上升。對于競爭激烈的行業企業而言,如果不能及時消化增加的成本,就可能導致利潤下滑,甚至虧損。去年以來,因上游漲價而艱難生存的行業企業如同過江之鯽,一些中小企業甚至因為原材料漲價導致生產成本過高無奈停產。而近期,某上市公司為了穩定市場信息,發出了“上游大宗漲價對成本影響有限的公告?!憋@然,這時候發這樣的公告,最大的作用在于穩定投資者信心。
1647566809160869.jpg
其次,即使中下游行業企業本身較為強勢,能夠通過各種方式將原材料上漲增加的成本轉移給社會。例如,近期油價大漲,已經帶動了下游能化產品的普漲,可想而知,與此相關的終端消費品漲價是大概率事件,最終買單的還是普通消費者。最近某著名新能源車企三天內連續兩次上調產品價格,便是上游核心原材料大漲(電池的原料碳酸鋰一年從5萬狂飆到最高50萬)帶來的成本上升,最終向終端傳導的典型案例。
由此可見,大宗價格不但關系到經濟的健康,也關乎每一個人的錢袋子。面對大宗價格持續居高不下,企業和政府都應當采取必要應對措施,最大程度降低其對經濟社會的沖擊。
04.jpg
作為規則的制定者,政府面對大宗商品價格的劇烈波動,首先可以采取保供穩價的策略,例如2021年的兩輪國儲投放,對穩定國內有色價格起到了“定海神針”的作用;而對于明顯超出正常生產需要的大宗投機炒作,則應堅決打擊,毫不手軟。例如2021年煤和鐵礦石,都有通過政策成功打擊炒作,平抑價格的成功先例。
1647566859718960.jpg
作為企業而言,首先應該做到理性生產,結合自身的市場地位以及對原材料價格承受能力制定生產方案,避免因原材料價格劇烈波動而影響資金流動性。與此同時,還要合理運用套期保值策略對沖風險,而不是把套期保值本身做成風險,更不能借套期保值之名行投機之實。并且,越是在行業內具有一定地位和影響力的企業,越是要強化風險意識,保持對市場的敬畏之心。
總而言之,企業要采取積極措施合理經營,規避風險,政府則要在有效調控的同時,打擊各種過度炒作,對于存在再生價值的大宗商品例如有色金屬,則應該積極引導發展再生市場,多管齊下,保證將大宗商品價格波動對經濟社會的沖擊降到最低限度。
(圖片來源于網絡 侵刪)